本文转自:保山日报

“这次应该是真的能通了。”办公室里同事们不知从哪里得来的消息,在你一言我一语地议论着大瑞铁路大保段通车的事情。

关于大瑞铁路通车的事,我第一次听说是2011年底,当年我考上保山学院,听学长学姐们说我们是最幸福的一届,毕业以后不仅拿的是本科毕业证,还能坐着动车回老家,再也不用害怕山路的曲折与迷雾。

听到那样的消息我当然高兴与期盼。就这样,我恍恍惚惚翘首以盼了将近三个四年,最终在2022年7月22日这天实现了通车。

7月16日,保山市作家协会组织了一次关于大瑞铁路建设的专题采风活动。保山市作家协会刁丽俊老师常年奔走于丝绸古道,她将其称之为“千年一路”。特别是大保段丝绸古道、滇缅路、大瑞铁路竟出现惊人的重叠,刁老师兴奋之余更多的是惊叹。

之前,对大瑞铁路的了解只是来自电视、微信朋友圈——当然,对于我们来讲更多的是关注它能否通车,具体它的施工难度我们是无法体会的。在采访过程中,我才发现大瑞铁路被冠以“山区地铁”的称号,大理至保山133.6公里,隧道34个,桥梁21座,桥隧长103公里,并创造了工程技术三项世界第一。在云南,有三个名字带“秀”的隧道,连同大柱山隧道,业界习惯将这四个隧道称之为“三秀一大”,分别为:玉蒙铁路秀山隧道、广昆铁路秀宁隧道、大瑞铁路秀岭隧道、大瑞铁路大柱山隧道。秀岭隧道及大柱山隧道也被他们称为“中国地质博物馆”,其中的地质结构囊括了除冻土以外所有地质构造。

在中铁八局,有几个2008年毕业的大学生,当时他们是以实习生的身份进入大瑞铁路的。“没想到,这一待就是14年。”他们也从当年的实习生变成了现在能够独当一面的专家。“可谓是少小离家老大回。”在大瑞铁路,他们褪去了大学时的稚嫩,在工地上不仅一步步走向成熟,还在那里成家、举行婚礼。而他们的孩子,还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大瑞宝宝。

回忆起这14年,他们有数不尽的感叹,但望着门前即将通车的铁道,又有着难以言喻的自豪。“多少次,流着眼泪想要放弃,但一次次冷静之后还是坚持下来了。让天堑变成通途,这何止自豪那么简单。”“大瑞铁路如同一个极其淘气不爱上学的孩子,曲曲折折操碎父母的心之后,终于长大成人。做父母的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更多的是发自内心的欢喜。”

回到家里,我将即将通车的事情告诉媳妇。她回答:“盼了11年,终于盼到了你想要的结果。”

我对路是有感情的,这些年来我就像是一个颠沛流离的孩子,无时无刻不在期望着坦途。2015年,我以大学生村官的身份入职隆阳区西山腹地的瓦房乡,短短60公里山路即使自驾至少也要一个半小时,若是雨季多则三个小时,少则两个半小时。彼时,保泸高速正在修建,每次驱车在沙瓦线上,我都在期盼早日通车。特别是2018年冬,父亲病逝,为了赶在火化前见上最后一面,我一路狂奔。虽然只是一个小时,但却是我走过最远最危险的60公里。2021年,保泸高速通车,从瓦房到保山20分钟可以抵达,这也成了后来我在西山感受到的最幸福的事。

7月17日,关于大瑞铁路通车的官方信息还没有发布,但我们接到了一个19日到昆明培训的通知,同行人考虑过自驾,但大家都笃信22日能通车,于是最后选择了网约车。7月22日早上9点,随着两声礼炮如雷般响起,大瑞铁路正式通车,保山也随着礼炮的余音结束了没有动车的历史。

7月22日,我们在网上顺利抢到了第二天返程的动车票。当晚,我高兴得一整晚都睡不着,一方面是我赶上了这激动人心的历史时刻,另一方面是我可以免受在狭小空间内长时间在高速公路上不断加速、减速、摇摆带来的煎熬。

原本可以凭电子票进站,但是为了纪念,我们不仅到柜台取了实物票,还拍了纪念照。

虽然,从昆明到大理的动车我已经乘过很多次,以往上了车我都是埋头大睡,但总觉得这一次与往日不同。购票时,我特意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一路上我的双眼也一直盯着窗外,动车一如既往的平稳,但那天的风景却显得异常的美好。

从大理漾濞到保山,动车几乎都是行驶在隧道里面。不多时,动车已经驶进杉阳隧道,旁边的人提醒我:“等动车驶出隧道,就到了著名的澜沧江特大桥,过了大桥就是曾经让施工队提名惊心的大柱山隧道。”迟迟不能通车,大柱山隧道与杉阳隧道的施工艰巨是主要原因之一。

通过大柱山隧道需要7分钟。“14公里,用时14年,为的就是这一根烟的时间。”在昆明,我写过一首关于大瑞铁路的小诗,其中有一句:“你是一根针线/捋直曲折/拉近哀牢博南/缝合沧江怒水。”大理到保山,如果走高速公路,少说也要两个半小时,但坐动车却只需一个半小时。

“快看,快看,到保山了!”动车上的乘客无一例外是第一次乘坐这列列车,动车驶出隧道便到了板桥的沙坝,乘客们兴奋地叫了出来。从昆明到保山,差不多用了4个小时,这个时间算得上是一种飞跃,如果算上候机以及出站时间,这个时间已经与乘坐飞机没有多大差别了。

记得第一次从保山坐车到昆明,恰逢中途堵车,整个行程耗时14个小时,由于没有准备干粮,这成了我一辈子乘坐长途车的阴影。自那以后,我对保山通动车的期许就更深了,每次坐车前往昆明,都像是生活在对我的一种考验。

到站,动车缓缓停下,乘客纷纷下车,所有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夏日的笑容。动车上,广播还在播放着:“本次列车已到达终点站”,站在月台,我越发感到自己对这条路以及筑路工人的敬仰还在朝着一个更为深远的地方飞速前进。

火车站外,天空很蓝,蓝得就像一个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