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转自:文汇报

前几日刚刚发布的《2022中国咖啡消费洞察报告》显示,上海咖啡馆数量如今仍然保持全球第一,截至2022年6月30日,数量已经达到7857家。在日渐内卷的咖啡赛道上,如何在魔都立足站稳脚跟,或许是每家咖啡店都将面临的考验。

相比于开设在各大商场商业街的大型气派的连锁咖啡店,蛰匿在城市中心城区小马路上的一扇特调咖啡小窗又或一间十几平米的小铺咖啡店则是魔都咖啡多样文化的一个写照。

在上海静安区威海路上,就有这样一家以绿色为主色调的精品咖啡店:writer coffce。面积7平方米的店铺里,咖啡制作台占据了主要位置,其余的空间只够摆放一张长椅。点单的顾客们往往更愿意站在店门外排队等候,不一会儿总能累积起四五人的小队。

根据美团发布的咖啡业数据,静安区的南京西路街道以每平方公里有57.9家咖啡馆排到了上海每平方公里拥有咖啡馆数量第一位。属于南西街道的威海路自然“藏龙卧虎”之路。这条马路前后1000米距离内,就有大大小小咖啡店十几家,竞争不可谓不激烈。如何在一众咖啡店里,站稳脚跟,不被“后浪冲走”?咖啡店主理人小芦和合伙人开店之初就早已定好了品牌基调:坚持做质优价廉的精品咖啡。店内有不同产地的自烘咖啡豆供选择,制作手冲咖啡、意式咖啡、都可以;同时也提供SOE的美式和奶咖(以单一产地咖啡豆作为浓缩的咖啡)。

店里的客源大多都来自附近商圈写字楼的上班族们,周围弄堂居民和互联网app点评慕名而来的打卡咖啡爱好者。光有这些(品牌基调)还不足以吸引顾客们挑剔的品鉴能力和对精品咖啡口味以及原产地的追求,拥有自己定期更新研发的特调咖啡是店内的一大特色。小芦介绍道,每到季节转换和重要节日,店里都会推出限定类和季节特色品类咖啡。如今年夏季我们研发了“黑凤梨的夏天”这款特调咖啡饮品,广受客人们的喜爱。

相比这些季节限定,店内的另外一款产品是作者同事每次到店必点产品。作者纳闷为啥每次必点它?同事答曰:“这酸酸甜甜就是戳中我的味蕾!”说到这款产品,小芦显出得意之情,“因为我是山西人,从小家里都会食用山西老陈醋当蘸料,醋也是我们山西人生活中的一部分。从事咖啡行业后,我就一直有想法把老家的味道试着和咖啡结合在一起……WRITER 1号拼配的意式浓缩配着用特殊方法熬制的醋膏,再加上清爽的气泡水和冰块,一杯富有山西特色的‘山西老陈醋美式’就这样调制而成。如果要用文字描述的话,口味有点像深秋大闸蟹蘸调配醋酱的味道。它让咖啡多了一层酸甜的味道,给饮用者带来了一丝清爽愉悦的感受。”

这个夏天的午后温度也是出奇地高,36度已经习以为常。威海路729号门口,窄窄人行道依然会聚集着一旁上海报业集团大厦和对面wework众创空间里午休出来透气的上班族们。来这家店门口驻足小憩聊天,下肚冰咖啡,体感蒸桑拿的冰火两重天的感受反而让上班族们意犹未尽。小芦说道,“这里就像一个小社交场所,原本在写字楼里楼上楼下上班的‘邻居’可能在同栋楼工作了十年,他们却并不相识。这里为他们搭建了一个平台,因为这家小店,因为这杯咖啡,因为缩短的距离,他们相互认识并成了好朋友。WRITER还原了咖啡本身的社交属性,大家在这里可以轻松地谈天说地。我很喜欢一句话,四月的风,五月的雨喜欢就是贪恋人间的烟火气,同时分享我喜欢的给你,我想这也是大家喜爱WRITER的原因。”

炎热的夏季,上海渐渐复苏,在全市开店数再创出新高的同时,许多街头独立精品咖啡店、高性价比连锁品牌也在后疫情时代下努力求生。咖啡已经不仅仅是工作时重振精神的功能饮料,已经成为当代年轻人日常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丰富多元的咖啡文化,慢慢渗透到魔都的各个角落,逐渐成为一种具有本地特色的生活方式。散落在魔都大街小巷的这些咖啡小铺,许多如小芦这样的店铺主理人与他们的顾客一起努力续写着上海海派咖啡文化的生活脉络。